自慰的恐惧

作者:让·斯丹热 安娜·凡·内克
译者:巫静

手淫(亦称自慰)在十九世纪被看作一种可怕的恶习。正如普鲁东所写的,这种恶习“戕害了年轻人”。人们认为它严重损害健康,从事这种行为就等于是自毁。1860年,有个法国医生说,在世界上,被自慰这种恶习害死的人,要多过死于历次战争的人,多过死于各种瘟疫的人。这种恐惧在欧洲流传甚广,甚至远渡重洋,传到了北美。1870年,有部美国著作这样写道:“自慰要害你一生,直至死亡;它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你,这种痛苦无法用言语形容。

就是死在刑场上,也好过受这种活罪。”

为了防止或者治疗这种毛病,医生或者教育家们毫不犹豫地宣称,应该让年轻人产生真正的恐惧。不过本书不仅记录了医生和教育家们的这种愿望,还记录了孩子们被这种恐惧折磨的痛苦。那么,这种恐惧是从何时开始形成的呢?也许大家难以相信,其实它只是始于十八世纪。本书以大量翔实的资料,可信的叙述,给大家展示了这种恐惧形成、发展、消失的完整周期。

对于青少年的手淫(亦称自慰)行为,大家先是不当一回事,或者半不当回事。后来有个江湖郎中发出一声警报,尽管他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没有什么正经的科学建树,还是获得了一定的成功。有个名医对这个家伙作出了回应,并就此建立了一套理论,以他的权减使那声警报具有了一定的分量。有个社会发现这套理论能够国答自己的一些疑问.就接受了这套理论。这套理论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遇到异议。在此期间,全欧洲弥漫着一种恐惧的气氛。接下来,出现了一些持异议的人,先是零零屋星几个,以后多起来。他们并未做出科学发现。只是相继看出这套理论站不住脚。奥论也跟着反转.开始只是部分,后来就完全转过来了。总之,人们过去认为这种行为不正常,后来就认为正常了。我们在手淫(自慰)这个问题上发现的观念变化大体如此。

引言009

第一章“状害青年的可耻罪恶”015

第二章恐惧尚未出现之时037

第四章《俄南之疾)的影响077

第五章蒂索089

第六章蒂索的胜利105

第七章两方世界的一个顽念133

第八章信仰的最初动掘153

第九章负限顽抗的传统169

第十章在混乱中溃败189

简短的结论210

引言

本书似有可能引起不安。引起不安的地方并不在主题。主题无疑是值得认真研究的。人们对于白慰的恐惧。无论就其范围还是延续时间来说,都算得上一个货真价实的社会现象。本书真正让人感到不安的地方。显然是触及主题的方式,因为人们觉得它不正统。当人们分析一个社会现象时。按照习惯,甚至可以说按照规,必须在社会本身寻找(井找到)其根源。但是在本书中,我们试图揭示白慰的恐惧观念是如何由少数几个人引发,又是怎样在整个社会上普及的,却似乎无法以当时的社会语境来解释这些观念形成,以及在社会上普及的主要原因。本书只是解释了观念的力量,以及个人在被视作集体现象中所起的作用。我们干跪把话说明白:批评家们,你们可以廓刀擦枪,准备战斗了。

本书第二个令人惊讶并会引来批评的主题,大概来自于我们的分析仅限于西方世界这样一个事实。难道我们不应该扩大视野,正视其他文明与自数有关的观念吗?难道这不正是运用社会人类学的方法来研究问题的机会吗?说实话,我们很愿意这样做。可惜我们遇到了一个不可克服的障碍:这就是,我们学识有限。一旦走出欧漏或西方世界,我们的知识就不够用了。正如一位优秀专家所写的:“对于欧洲以外的社会与文明里自慰的情况,我们所知不多。这方面的信息不是来自一些软问趣事,就是来自一些老生常谈。”我们觉得,用铁闻趣事与老生常谈来作严肃分析的依据是不行的,因此宁愿放弃这方面的尝试。

本书有两个作者,引言却只有一个作者署名。另一位作者安娜凡·内克(Aane Van Neck)已于1982年1月辞世,年仅四十一岁。

因就我要介结一下本书的缘起。以及两作者各自承担的部分。

1976到1977年到,我在布鲁塞尔自由大学Q主持当代历史研究班时,开始研究这个课题。我发现它与此旗我研究过的一个课题有些相划。尤其是在与性欲有关的观念上。我发表了一篇截长的文章《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婚蝴中的避孕行为:人的问题与宗教态度).研究班的课程极为有趣,旁听该课程的大学历史系本科生也做出很大贡献。在此理向他们表示感谢

我与儿·内克女士联合楷导该研究班。她是自由大学史学院的研究生导师,虽然这个课题不在她擅长的历史领域,这点我在下面将会谈到。但是她对这个研究班的事情非常上心,除了用心指导学生.她还和我一样,也对该课题做了深入的研究。我们原决定用这些研究成果合著一本书。虽然这个计划没有圆满实现,但即使是如此我们也有理由向凡·内克女土表现的勇气致敬。因为其时她已经重病在身。并且知道来日无多,还是根据我们共同的笔记,开始写作本书初稿。她坚持写作,临到辞世之际、已经写到了第六章。我们本来还决定一起修改这些初稿。

凡·内克女士去世后,就剩下我一人来负责这项工作了于是我在新的写作过程中,赋子它一种我认为适合的新形式。因此对本书的所有批评,无论莎及形式还是内容,都应该由我负责。相反,对于安娜凡·内克女士,我不担认为她不应该对批评负责,而且还希望将读者对本书的好评归功于娃,以纪念她本人,和她让我们深表敏佩的才华。这位年轻的女防史学家。最研习的是中世纪史,后来成为现当代史专家,在一些领域做出了巨大成就。她生前对于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的比利时回家公共财政,尤其是都市财政,发表了许多新颖且极富文献价值的文章”。她的博士论文(1800-1850.薪汽机在比利时工业界的应用之始》尤获好评,由比剩时皇家科学院(Aesdemio Royale e Belgoque)于1979年在布鲁寒尔出版,计八百九十八页,并荣获该科学院的苏晰·塔什耶奖(Prix Suzarme Tassier)。希望了解这部论著结论的人可以查阀儿·内克女士逝世后发表在《科学院文学、精神科学与政治科学学部论文公报》“的同名文章。除了这些著作,凡·内克女士的一项基础研究成果,与艾蓬娜·居班(Eliane Gubin)女士合作。关于九世纪中叶比利时民众的职业分类的论文也值得一提。在她的论著里,处处表现出卓越的份究精神与不凡的才情。1982年1月,安娜·凡·内克女士不幸辞此。这是我们的一个重大损失,她的博士论文的指导教授可以作证。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