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 序言 化学战争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1 / 26篇:鸦片战争

一个帝国的沉迷和另一个帝国的堕落

特拉维斯·黑尼斯三世/弗兰克·萨奈罗著

周辉荣 译 杨立新 校

生活·读书·新加三联书店

我想像着这样一幅场景:哥伦比亚麦德林可卡因垄断集团成功地发动一起对美国的军事袭击,迫使美国允许可卡因合法化,并允许该垄断组织将毒品出口到美国五个主要城市,不受美国监督并免予征税;美国政府还被迫同意贩卖毒品的官员管理在这些城市活动的所有哥伦比亚人。此外,美国还必须支付战争赔偿1000亿美元——这是哥伦比亚向美国输出可卡因所发动战争的花费。这幅场景当然荒谬绝伦,就连最出格的科幻小说作家也无法做出如此狂热的想像。然而,类似的事件在19世纪的中国确曾发生过,而且不只一次,而是两次。但是,两次战争的挑起者都不是蛮横无理的哥伦比亚毒品销售商,而是当时世界上科技最发达的国家大不列颠,它把类似的条件强加给了中国。

卡尔·冯·克劳塞维茨曾经写道,“战争是另一种形式的外交”。如果这位普鲁士军事理论家研究过中国的鸦片战争,他大概还会加上一句:滥用违禁物(substance abuse)则是外交的另外一种形式,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比战争更有效。1839-1842年及1856-1860年的两次战争统称为鸦片战争,是英国以及后来的法兰西帝国与清帝国之间的战争。时至今日,这场战争已被西方世界轻易地遗忘或是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然而对于中国人以及其他东方民族来说,这两次冲突仍然是西方帝国主义统治的令人尴尬的历史印迹,其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这种冲突也留下了西方几个世纪以来以无耻的手段对待东方的永久的、令人难堪的象征。有人可能会说,这种傲慢的行为和殖民思想一直延续到今天,比如,美国封锁古巴,英国陈兵北爱尔兰。此前,西方出版的关于这场冲突的书籍都经过了欧洲中心论史学家观点的过滤,他们对两次战争的批评问题未予重视或者忽略了,其结论认为使人吸食上瘾的毒品是合法的,并对西方列强在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国家进行殖民的行径予以认可。尽管鸦片战争发生在一个半世纪之前,然而它所涉及的问题在当今世界依然值得关注。鸦片战争也是权力与腐败、人性的脆弱、贪婪和愚蠢的戏剧性演绎。虽然国际毒品贸易是故事的核心内容,然而最终它反映的还是文化的冲突——两个自认优越的国家之间的冲突。战争的代价非常高,并牵涉到基本的道德、伦理、政治和社会问题。

这种冲突的根源在于三个彼此关联的问题。第一,中国的自信。中国有着近四千年的历史传承,因而坚信它是普天之下文明精髓之所在,视其他所有国家为蛮夷,不以平等礼仪、而是以“纳贡者”相待。第二,中国对于茶叶的垄断生产(以及相对较低程度上对其他奢侈品,如丝绸和瓷器的垄断生产),加上它只允许用白银支付对这些产品的购买。第三,不列颠开始成为世界头号工业大国,对于自身的基督教文明中的道德伦理和物质优越性同样非常自负,认为其他国家应对其平等相待(即使不能视为高人一等),而不是将其视为从属国。为了这点,即便给成千上万的黄种人提供毁灭性的毒品也在所不惜。

一位历史学家曾写道,鸦片是被放在驼背上带到了中国,而它最终折断了这个民族的脊梁。

 

研究方法与计量单位

据消费价格指数的换算关系,1860年的1美元等于2001年的20.41美元。

19世纪中期,中国1两白银相当于同时期美国的1.5至1.6美元。1英镑约等于5美元或是25法郎。

维多利亚时代英镑的价值大致可以从工人的工资中估算出来。19世纪中期的伦敦,一名警官一个星期挣一英镑多一点儿,而一名码头工人只能靠每小时6便士的微薄收入生活。

一箱鸦片约重170磅。视供给情况和其他政治事件的影响,鸦片的批发成本最低至十分廉价的每箱200美元;在某些情况下,如政府进行有效干预(这种情况极为少见),或战争造成的人为短缺,最高时达到每箱700美元。

在用字母表示中国人名和地名的时候,我们使用了拼音,而对于像厦门、广州、蒋介石、舟山、孔子、香港、九龙、澳门、南京、北京、孙中山、黄埔、裕谦、长江这些人名或地名,为了使西方人更加熟悉,保留了传统译法。

 

乾隆皇帝前往接见马戛尔尼公使。(大英博物馆)

1860年火烧圆明园后,额尔金伯爵进入北京城。(香港城市博物馆

AAAA

广州城(大英博物馆)

钦差大臣林则徐(F.路易斯出版机构)

律劳卑(哈尔顿广播时代图片馆)

威廉·查顿(伦敦国家肖像画廊)詹姆斯·马地臣(伦敦国家肖像画廊)N

伍浩官,泰德画廊

复仇女神“号向清军帆船发动进攻。(国家海军博物馆)亨利·璞鼎查爵士(贝特曼档案馆/BBC哈尔顿)

“安德洛玛刻号“和”伊莫金号“向虎门炮台发起进攻。(国家海军博物馆)巴麦尊伯爵(伦教国家肖像画廊)额尔金伯爵(苏格兰国家画廊)

中英签订《天津条约》。(伦教新闻画报)

恭亲王(国家军队博物馆)

 

圆明园瀛海阁(胡格顿图书馆)

火烧圆明园残迹(托马斯·柴尔德:《圆明园遗址》.巴黎国家档案馆)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