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第十三章厦门、宁波的沦陷与义律被撤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11 / 26篇:鸦片战争

不仅获辛和普通士兵,从士大夫到

军事将领一—显然都是瘾君子,他们反

复无常,玩忽职守,有时还非常残忍。

一—杰克·比钦。

英国媒体对义律与中国人讲和、而不是力求获取决定性的胜利进行了大肆的攻击。社论公开地指责他没有达成互换大使的条约,对600万赔款予以否定,因为他们认为这只不过是远征代价的一小部分。巴麦尊在给义律的信中进一步无端指责义律,在说到为什么应拒绝这些条款的时候,言辞非常露骨:“在交涉的整个过程中,你都把我的指令当成了废纸,或者你认为可以根据自己的幻想来完全自由地处理国家的利益问题而对此毫不理会。”1义律申辩说,难以预料的疾病和槽糕的天气打乱了胜利的前景。他仍然认为英国取得了胜利。至于有关他对敌人过于软弱的指控,这位前总监发表了一本小册子,其中写道:“如此众多的人指责我太关照中国人。但是我必须澄清,为了维护英国长久的荣誉和实实在在的利益,我们一直都在更加关照这个无助的、友好的民族…..”t21义律放弃舟山回到香港,这件事也让巴麦尊大为恼火,他认为香港不过是块不毛之地,没有港口,也没有住所。相对于2万箱被缴没的鸦片,600万只不过是一小部分。缴没鸦片一事仍然让英国人耿耿于怀:它损害了民族尊严和英国人的贪欲。甚至维多利亚女王在咨询了外交大臣之后也加入了对他的指责。她在给叔父、比利时国王李帕尔德的信中写道:“要不是查尔斯·义律不可靠的奇怪行为,我们想要的可能都得到了。他完全没有遵守指令,只想达成最低的条件。”】

尽管英国政府不满意义律的军事努力,但还是决定让郭富爵士统管在中国的军队;换掉多病的乔治·懿律,起用威廉·巴尔克担任总司令。亨利·璞鼎查爵士是阿富汗战争的老兵,曾经在东印度公司任职,现在他取代查尔斯·义律,担任了贸易总监,年薪6000英镑——是前任的两倍,这无疑给了义律一记耳光。

派往中国的两位新的战争领袖——亨利·璞鼎查爵士和威廉·巴尔克爵士,都有辉煌的过往,而且都在12岁的稚龄就参军了。璞鼎查爵士曾经是侍童,参加过拿破仑战争。通过家庭关系,他被允许进入印度军队成为一名候补军官。巴尔克的后台更硬,叔父是海军上将文森特伯爵。31岁离开军队时,他的头衔是上尉,而且因为在拿破仑战争中俘获一艘法国船而获得丰厚的奖赏。此后15年,巴尔克呆在林奇菲尔德自家的领地上,当起了绅士农场主,接着就被气急败坏的巴麦尊重新起用了。

璞鼎查和巴尔克一同从伦敦出发前往澳门,1841年8月9日到达这个葡萄牙人的海外港口。他们乘坐的蒸汽船“西索斯梯斯号”(Sesotris)只用了67天就到达目的地。派往香港的印度军队几乎同时到达。义律大度地迎接了两位新来的人,8月中句,他就带着妻儿乘坐“亚特兰大号”离开中国。如果在华的英国商人希望新来的首脑更加温和一些,不像义律那样乖张,那么在听到璞鼎查的话时会震惊不已。他告诉广州的侨民,他“将不允许与商业利益有关的考虑……干扰他认为必须的强硬策略。如果任何人将自身或其财产置于中国官方之手,将由个人承担其后果和风险”。山如果说义律是位对华友好的人士,璞鼎查就是充满藐视的反华分子,对于中国森严的礼法毫不谅解或欣赏,对中国人至关重要的面子问题更是嗤之以鼻。广州长官前往澳门欢迎他到来,这是对夷人代表的一个罕见的巨大让步,但是璞鼎查毫不领情,只

派一位副官与他会面。

1841年8月21日,一支新的舰队从澳门出发前往厦门,这支舰队共有32条战船,其中四艘汽船,搭载着4个团共2.7万名士兵(留下1350名士兵驻守香港,震慑广州)。4天之后,船队一路顺风到达厦门。厦门是一个贫瘠的花岗岩岛屿,在澳门北300英里,并不是一个必争之地,只是因为离北京更近,对皇上的威胁更甚。厦门海岸寸草不生,没有半亩农田,因此食品必须从外面输入。这里是海盗和走私者的宝地,他们与新加坡进行非法生意。厦门外围新筑起了一道长约一千码的草泥和花岗岩围墙,围墙上设置了96个炮眼,200门大炮,保卫厦门海港。另有42门大炮和一万名士兵,包括剩悍的满族分队,守卫厦门城里的大本营。在厦门的屏障鼓浪屿上,安装有76门大炮,包括从新加坡走私过来的现代军火。“摩底士底号”、“布朗底号”、“都鲁查号”离开舰队驶向鼓浪屿,他们在400码以外就粉碎了城墙。

两艘英军战船从一个较为安全的距离,用远程大炮轰炸了厦门。厦门和鼓浪屿的大部分中国大炮都已经破旧了,而且是固定的。璞鼎查乘坐的“弗莱吉森号”蒸汽船经过的时候没有受到丝毫打扰。天气闷热潮湿。经过英军90分钟的炮轰之后,绝大多数中国大炮都哑然无声了,英国一支皇家爱尔兰士兵队伍登上岸,没有受到任何抵抗。郭富爵士于3点45分走出“复仇神号”上岸。“摩底士底号”、“布朗底号”粉碎了厦门的五个炮台,26艘中国战船在港口中瘫痪。但是尽管英军轰炸了3个小时,却没有消灭厦门的全部炮火。郭富爵士亲自带领一支刺刀冲锋队,围攻南面的要塞。

清兵朝侵略者开枪,但很快就抬着伤员逃跑了。清兵首领在意识到战斗失败之后,径直朝英国战船方向大步走去,像是准备1521Te apion Wars

第十三章厦门、宁波的沦陷与义律被撤

用血肉之躯当成炮弹,不过真实的情形是,他自己投海自尽了。中国人对这位清兵首领自尽的行为做了一番正面的评价,目击者向皇上报告说,他“飞快地奔跑,试图将上岸的敌军赶回去,不幸落水身亡”。这无疑是把自杀描绘成一次没有真正发生的进攻。同时,爱尔兰士兵爬上城墙,打开城门让战友进城。爱尔兰士兵在逃跑士兵遗弃的物品中发现了鸦片烟管和武器。这些深受鸦片毒害的卫兵部分是被他们正在抵制的毒品打败的。侵略者打开城里的金库,本册上记录有几千两白银,但是这些战利品却不见了踪迹。政府官员盗走了这些银子,装在空心的木头里,假装成木材商人运走了。虽然金库里的金银可以作为正当的战利品,抢劫私人财物却可能被处死。郭富就因此而处决了几名士兵。因暴风雨而延迟了几个星期之后,郭富留下驻守部队后离开厦门,继续北上前往他们的目的地:北京。颠地的一艘船在舟山附近停靠补充给养的时候,一名船员被绑架并遭到当地人毒打。几天之后,

“弗莱古森号”上的英军上岸,烧毁了两个村庄,以此为报复。威廉·巴尔克爵士在给奥克兰伯爵的信中写道:“我真诚希望这(烧毁村庄)可以阻止中国人做出类似的暴行。”t2】

1841年9月25日,英军舰队全体聚集,准备拿下舟山岛上的定海炮台。定海炮台比厦门更坚固,武器更多,卫兵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是英军还是夺取了炮台,且只伤了一人。清军总兵葛云飞看到败局已定,举刀自剑。中国人的顽强抵抗更加坚定了享利璞鼎查爵士的决心。他给巴麦尊写信说:“无论如何,定海及其属地都不能归还到中国人手里,直到英国提出的要求不但要被全部接受,而且必须全部执行。”18】征服与占领成为未来所有对华谈判的有力筹码。

英国国内的战争气焰因为又一次的战俘危机而重新高涨。这次是在台湾。“内布达号”(Nerbudda),一艘运送英国和印度士兵以及后勤人员的英国船在台湾附近搁浅。英军士兵乘坐救生艇逃命,置印度士兵于不顾。印度士兵在这艘难以动弹的船上整整呆了五天,饥渴难耐,只好乘坐水筏上岸,被中国士兵抓获,并被脱掉衣服,锁上铁链,关进拥挤不堪的牢房里。1841年3月,另一艘搁浅台湾的“安号”(运送鸦片)船只上的14名幸存者,也加入了“内布达号”被囚禁的船员之中。据一位历史学家描述,狱卒的残忍,丝毫不亚于他们对囚犯船上的鸦片的狂热。杰克·比钦写道:“福摩萨(台湾)岛上所有掌握裁判权的人中——不仅狱卒和普通士兵,从士大夫到军事将领——显然都是瘾君子,他们反复无常,玩忽职守,有时还非常残忍。”1台湾岛上的中国官员急于获得胜利并向皇上汇报好消息,他们在报告中把这两艘搁浅的船称为是海战的胜利,因此邀得战功和奖赏。

占领定海一星期后,英军留下守卫部队,继续前往定海以东10英里的镇海。1841年10月10日,进攻开始。攻打镇海异常艰难,因为炮台设在悬崖峭壁上。四千中国士兵守卫着这座城市和其要塞。

郭富首先派遣“威厘士厘号”、“伯兰汉号”负责地面进攻,在成功地进行了一番轰炸之后,郭富带领一只1500名士兵的队伍,从两面夹击,这样在不到24小时之内,英军就拿下了这座炮台。在中午刚过不久,英军就占领了镇海,只有3名士兵战死,16名受伤。在保卫镇海的战役中,几百名中国人丧生。中国将领裕谦试图投海自尽,没有成功,于是吞食了大量鸦片自杀—一鸦片正是这场冲突的最主要原因之一。裕谦自杀身亡使中国人退出了战斗。

英国缴获了150门大炮,有的非常落后,但也有一些很先进,其中还有一门大炮和英国大炮一模一样。他们俘虏了几十人,但是郭富无法安排兵力来看押他们,只好将他们释放,但在释放之前,英国水兵愤怒地威胁俘虏们,要用大刀剪掉他们的辫子一他们已答应家中的女友和妻子,寄回这些辫子以作纪念。他们让俘虏集合,准备削发,英军司令得知此计划之后,下令禁止这种侮辱行为——多亏了他。

10月13日,一支七艘战船的英国小型舰队运送士兵到达镇海西南10英里的宁波。宁波没有进行丝毫反抗,城门大开迎接侵略者。一支皇家爱尔兰军乐队,一边进城,一边演奏“圣帕特里克日的清晨”。侵略者进城后,发现了关押英国同胞的监狱和笼子,盛怒之下,他们烧毁了监狱,但是留下一只笼子,当做可怕的纪念,并送往印度公开展出,作为野蛮的中国人的证明。

虽然出于战略考虑,绝对禁止征服者个人的报复行为,但是官方的报复从上面开始弥漫开来。亨利·璞鼎查爵士在给外交大臣写信的时候,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计划:他“十分满足地期待夺取宁波,以报复那里人们对英国囚犯的虐待”。1】英国人确实占领了宁波。占领者掠夺了宁波库银,共计白银16万两。而且宁波居民以财产税及消费税的形式支付了10%的额外补偿金。英军在城中度过了一个冬天,但是中国警察逃走,他们没有提供警察保护。中国劫匪抢劫了英国人没有掠夺干净的东西,而且毒打那些不愿交出财物的人们。

不是每个人都同意璞鼎查“见者有份”的思想。威廉·巴尔克爵士和郭富爵士都埋怨璞鼎查,认为宁波城之所以投降是因为英军答应不对该城居民进行身体和财物的骚扰,他们抱怨璞鼎查

“坐视不管”的政策给英国抹黑。璞鼎查在给巴麦尊伯爵的信中,

兴高采烈地描述了宁波的抢劫,看来丝毫没有受到同事们的指责的影响。但是,璞鼎查的信件到达伦敦的时候,辉格党已经下台,新上任的托利党外交大臣阿伯丁伯爵,是一位英国高教会派的道德家。在接到璞鼎查的信后,他心中极度厌恶,而且也无意掩饰他的厌恶。璞鼎查和阿伯丁在哈罗公学时曾经是同学,但是老同学的关系也无法让两人走到一起,他们是死对头。

亨利·璞鼎查爵士刚刚被封爵,名字后面加上了“爵士”,但是阿伯丁在璞鼎查来信的页边写了一个便条:“这使我看到了璞鼎查先生的最糟糕的建议……我们不能视而不见。”1这位新任外交大臣非常看不上璞鼎查这位新爵士,把这位全权大臣称为“先生”,而不是“亨利爵士”。

英军在中国易于取胜,可是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除去疾病死去的士兵和各地留守部队外,英军可作战人数从原来的2500人下降到700人。他们在宁波过冬,只要哪个士兵敢大胆或鲁莽地单独在城里溜达,遭受了屈辱的居民就会朝他们扔石头或粪便,以表达他们的愤怒。1842年1月13日,璞鼎查爵士到达宁波,除了抢劫金库,他还下令没收中国人所有的船只、粮食和其他财物,就连主宝塔中的大钟也没放过,大钟被送往印度作为又一个象征性的奖赏。郭富对这种亵读行为十分担忧,认为北京会因此而变得更加顽固。

璞鼎查任命卡尔·郭实腊牧师担任宁波的最高长官。郭实腊是一名普鲁士的传教士兼翻译,原本是来中国传教的,却成为一名无情的行政长官。他在任内让当地的恶徒身上锁着铁链到香港的采石场做苦工。郭牧师任命一位原妓院老板余德昌担任警察长。余德昌根据自己对城里富豪的了解列出一个名单,这样英国

人就可以敲诈出更多的“赎金”。余德昌还暗中侦察到清军在宁波附近聚集、要夺回宁波的情报。他使用的是一个40人的情报网络,监视军队和居民,找出进一步榨取钱财的目标和情报。皇上最终采取了行动,派遣亲王奕经赶赴宁波西北的苏州。

奕经招募当地人来赶走侵略者。10年前,这位48岁的将军在镇压新疆回部起义时战功赫赫。与占领宁波的英军不同,英军都是职业军人,而奕经与其手下的将士一样,都是典型的读书人,他们的特长在于阐释孔子的教义,而不是开展一场保卫国家的战争。比钦注意到,这些学者中的许多人让他们的业余战士吸食鸦片以克服恐惧,更加削弱了他们原本微弱的战斗力。

1842年3月10日,奕经带领5000未经训练的读书人进攻宁波。他们在城门口看见了野蛮的一幕—一颗头颅被钉在长矛上,旁边的告示说:“这是满清官员卢泰来(音译:Lu Tailai)

的头,他进城来刺探军事情报。”清军将士怒火中烧,毫不畏惧,翻过东、南门城墙,试图进入市中心,但是很快就被郭富派出的区区150名士兵赶了出来。据英国目击者描述,这些军人明显受到毒品的侵害,其中清军将领张应云也包括在内,张的使命就是一旦城门打开,协调带领后面的部队进城。满清官员、文学家贝清乔(音译,Bei Qingiiao)是远征军非官方的历史学家,他描述了张在这进攻的关键时刻的所作所为。贝注意到他脸上呈现出焦躁饥渴的表情,接着,他不但没有下令士兵们进攻,反而让他们逃跑。然后,张陷入了毒品的晕眩之中,嘴里仍叼着烟管。手下士兵丢下他纷纷逃窜,张也放弃了战斗,爬进轿子,融入逃跑大军之中。

宁波守军有两样利器,一是先进技术,一是化学武器。仅仅一件简单的武器——榴弹,就能驱走进攻者,并让他们粉身碎骨。被炸死的尸首堆至15英尺高,布满整个街道,没有任何逃跑的可Tme Opiucn war |157

鸦片战争—一个帝国的沉迷和另一个帝国的堕落能。并不是所有士兵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从金河(Golden River)地区来的本地中国人组成了一支志愿军,在攻打城门的战斗打响之前及时赶到,并被分派攻打西门。在爬城墙之前,他们放弃了中国自己的现代武器,丢掉了政府发放的火绳枪、长予和刀剑,而是使用了传统的长枪。这些使用长枪的当地人还不如18世纪装备的常规军,更不是英军的对手。守军用毛瑟枪扫射,全部150人成了中国历史上的冤魂。

当地中国人武器简陋,清军利用他们实为无奈之举。一个世纪之前,在另一片土地上的另一次冲突中,英法曾雇佣易洛奎人和胡伦人,与此十分相像。除此疯狂计策之外,有人还异想天开,打算找来猴子把鞭炮送到英军船上,点火烧船。如果这一幕发生了(事实上没有发生),那简直就是《绿野仙踪》的再现。中国人还想出一个办法,让商人们向英国人出售感染了天花的肉,但是奕经反对这个计划,认为如此太不道德。

在进攻宁波的战斗中,清军死伤了500名士兵,令人惊异的是,英军毫发无伤。这次速败不仅大大打击了清军士气,而且产生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此。这次战斗中,英军先进的武器让中国士兵产生了失败主义的思想倾向。在将来所有的战斗中,这种宿命的认输令军队毫无建树,而且使这场本来就力量悬殊的战争更加倒向一边。

由于没有收回宁波,皇上下令处死奕经,但与往常一样,皇上宣判死刑更多是一种“死亡威胁”,而不是实际的行动。皇上的真实目的是要羞辱他。这种情况下,犯人通常都是被判监禁,奕经则是被委任为朝廷的代表,贬到偏僻南疆的莎车。这是仕途上的死刑,而不是真正的死刑,在一个把脸面和荣耀视为生命的社会,这种形式上的羞辱可能比杀头更让人痛苦。

中国人从宁波撤退,试图从海上进攻镇海。但是他们遭到失败,而且自取其辱。一帮学者和历史学家对事实进行了“即时历史修正主义”的描述,他们把自己的失败篡改成了虚构的胜利。

270艘中国船只封锁了镇海,但是胆小的将领陈延琛不敢让部队上岸。这些船在海上来回徘徊了一个月。最后,中国人打捞起英国沉船的碎片,把这些残骸送往北京,证明中国海战取得了重大胜利。英军虽然被称为打了败仗,但还是稳稳地驻守在镇海。由于在公开的战斗中失败,中国人开始进行一场消耗战。双方都开始变得更加残忍。英军的食物被下了毒。一名士兵被绑架,被分尸后装在袋子中。接着有更多的人遭到绑架。英军进行报复,烧毁了装有尸体袋子附近的村庄。中国囚犯一列列地被绑在一起,镇海许多居民逃亡,而留下来的居民继续对英军进行恐怖的秘密袭击。河上游的慈溪村被占领。英军为了报复中国的袭击者,把满腔怒火发泄到俘虏身上,拿他们做射击和刺刀训练的靶子。

The opiun Wwam | 159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