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疗法合法化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15 / 75篇:cancer recover

1993年,哈佛大学内科医生、研究员大卫·艾森伯格和他的同事们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的非传统医学:盛行、花费和运用模式》的报告。报告指出:三分之一的美国人使用非传统医学疗法,而其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并没有告知自己的初级保健医师正在使用非传统疗法。

依据这一具有重要意义的报告,美国国家健康协会设立了非传统医学实践研究办公室。办公室的设立标志着美国开始授予有益的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疗法合法地位。该办公室致力于为辅助医学、替代医学疗法的严格测试建立基础,从而使人们通过科学的方式更好地了解哪些疗法是有益的,哪些是有害的。简单地说,就是发现哪些方法是不可取的。

办公室成立5年后,艾森伯格和他的同事们又发表了一份关于使用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疗法的研究。在这项研究中,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治疗方法被界定为“没有在医学院广泛教授的在美国医院中基本不使用的疗法”。研究人员发现,使用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疗法的美国人的比例已经从33.8%上升到42.1%。此外,据估计,用于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疗法的花费也已经从130亿美元上涨到大约270亿美元。同年,国家健康协会将刚刚成立不久的“办公室”提升为中心,并重新命名为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国家研究中心(简称“中心”)。

中心致力于在严格科学实验的基础之上探索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中的康复疗法,培训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研究人员,以及向公众和专业人员传播专业知识。简言之,中心的主要任务就是证实通过严格科学实验的治疗方法的有效性,扫除错误观念,清除欺骗患者的庸医。

该中心试图扫除有关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疗法的错误观念,以便帮助人们选择利大于弊的疗法。例如,使用非传统疗法的患者普遍认为,草药疗法很安全,因为草药是纯天然的。这种观点大错特错。最恰当的反例莫过于尼古丁。尼古丁曾被认为是一种安全药物,因为它生长在自然界。有关另一种广泛使用的自然物质圣约翰草的研究表明,该物质同处方药一同服用会影响其他药物发挥药效。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药剂学教授、医学手册《一百例药物反应》的合著者约翰·何恩告诉我:“圣约翰草和市场上出售的大约半数的药物都会发生反应。”

哈佛大学医学院罗伯特·塞伯博士和他的同事进行的研究也证明了草药治疗的危害性。目前,草药治疗还没有通过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用于处方药上市的严格审批。2004年,在发表于著名的《美国医学协会杂志》的一项研究中,塞伯对印度草药产品中的重金属含量进行了检测。研究结果如下:铅、汞以及砷中毒和服用印度草药产品有关……南亚地区生产的草药产品以及在波士顿南亚草药产品商店购买的产品中有五分之一的药品铅、汞或砷的含量超标,危害人体健康。服用印度草药产品的人有可能出现重金属中毒。因此,务必要检测印度草药产品中的重金属含量。

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国家研究中心支持塞伯对这一课题的研究,我希望这一信息能够帮助人们更安全地服用印度草药产品。当然,中心还有很多关于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的课题需要研究。尽管对于这些疗法我们还知之甚少,但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些疗法中关于癌症和康复的知识。在这里,我们将辅助医学和替代医学疗法划分成了国家研究中心采用的五个部分:

替代医学体系

精神和肌体互动疗法

生物疗法

身体疗法

能量疗法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