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三、谁是亚太的核心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11 / 159篇:historyfocus



(一)    三、谁是亚太的核心


a)        
这段联系着现在的过去,不是几百年,而是几千年。当时东亚是指西方的东方,是指东方的中国。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组织,是北京朝廷眼中的中央王国,是一个仅与东面和南而未开化的邻近陆地和岛屿有着上贡、送礼和私人贸易的单方面关系的统一世界。当然,实际情况要复杂一些。中国直接统治离它最近的野蛮人,通过指定当地权贵作为自己的官员的方式进行间接统


b)        
治,或多或少地接受与周边居民平等的贸易关系,而无视那些居于周边之外的人。中国对他们不闻不问,不抱希望。另外还有些位置较次的中央王国。越南从老挝,日本从朝鲜和冲绳取得贡品。17世纪,朝鲜认为中国的新政权尚未开化而一度从中国得到贡品。甚至那些来自西方妄图在东亚赚一笔的人开始时也得适应这种普遍的同宗主国中国之间的关系。(他们常为此而困惑。作为朝鲜国王顾问的美国驻汉城领事直到19世纪80年代也无法向华盛顿解释能否在某种意义上称朝鲜为一个主权国家)。


c)        
但是中国衰落了。为了保护其利益,它开始使北京市场的价格低于国外贸易的普遍价格。它还开始发行比银子容易贬值的纸币。它储备的银子对欧洲黄金的比价在一直下跌。1895年被迫与日本签约后,中国遭重创而必须向外国列强支付赔款。而且尽管中国有能力维持在国外的垄断商品,但进口商品开始严重地扰乱它的经济。(在同一世纪中叶,中国意识到它不可能维持对迁徙的禁令。一次重要的向国外的移民开始了。)明治维新派决定日本应取代中国的地位。


d)        
1894年至1895年与中国的战争结束后,日本将朝鲜、中国的台湾省和一些小岛划入一个更正式和更具管理性的帝国。一战后,一些日军看见美国在运用英国曾用于亚洲的力量,并开始相信下次大冲突将发生在日本与盎格鲁一萨克逊人之间。他们还希望能抑制中国新产生的民族主义。(据社会主义者孙中山所见,这种民族主义在海外侨民中尤其强烈。)他们决定,日本必须不仅要成为新的中央王国,更要变成亚洲的美国,并以一个新的具有公开侵略性的亚洲来证明自己。1931年,日本巧妙安排了对中国东北的占领。尽管如此,这一事件将日本拖人了对东北以南的民族主义者的战争。1939年,急于在东北亚恢复东亚共荣圈的日本知道东南亚盛产石油和其他原材料,并从法国的衰败中得到勇气。


e)        
东京由军人操纵的政府便决定扩大共荣圈并且在其名称前加了个


f)         
字。但日本的舰只很快损失在随后的战争中。1944年美国军队已接近日本本土。日本成为世界霸主的企图破产了。尽管如此,试过这一次,就会有下一次。


g)        
日本失败后,欧洲列强争先恢复它们在东南亚的殖民地。很快,英国被迫在缅甸放弃权力。马来西亚在政治上和原料供应上都事关重大,在那里英国人得以重建他们的统治。荷兰在东印度群岛,法国在印度支那也恢复了统治,尽管这种统治极不稳固。在东印度群岛,民族主义者在日本投降与荷兰军队返回之间的几个月里宜布成立印度尼西亚共和国。荷兰利用不同的民族主义派别的分歧妄图恢复统治。


h)        
但荷兰人没有钱,而美国认定在新的冷战中,印尼不及印度支那重要,而且它对于苏加诺对印尼共产党的敌意印象颇深。1949年,美国说服荷兰撤兵,转而支持在印度支那的法国以对抗胡志明。同时,在1945年,美国找不到理由来背弃10年前对菲律宾许下的将权力移交给地主阶级的诺言。它又满腹疑虑地继续支持国民党对抗中国共产党。美国同意暂时与苏联划分朝鲜,但它一开始还无法决定该允许日本做些什么。到1948年,美国已接受了朝鲜半岛分裂及两个分立国家建立的事实。1949年,国民党在中国大陆被击败,其指挥官们也逃往台湾地区。


i)          
美国预见到该地区即将出现的自扰的事态,于是它围绕东亚构筑了一个巨大的新月状防御体系。1951年它在一个相互安全条约中确立了日本的附属独立地位。1946~1947年美国在日本新宪法中加人对重整军备的禁令。事后,他们(只有他们)对此条款颇感后悔。因此美国说服日本政府组建自卫力量,接受它的基地并对核武器运输睁只眼闭只眼。美国支持日本工业复苏以便生产被一位经济顾问称作朝鲜战争的跳板和必需品的产品。日本首相吉田茂称这一切为神的礼物。修正了早先对该国激进的民主化进程的热情之后,美国还赞同吉田茂为对抗新统一的左翼而


j)          
组建保守联盟。美国的新亚洲以东北亚为重点,而日本则是它的核心。


k)        
新东亚很快扩展开来。早在1947年冷战刚开始时,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就建议日本应在亚洲通过向本地区更衰弱的国家提供资金和中间产品来支持美国,华盛顿的另一些人补充说日本还应为欧洲提供美元。(东京的外务省于1946年提出过类似建议,尽管并非出于战略原因,也与欧洲毫无关系。)吉田茂不喜欢这个主意。1954年他从东南亚回来,称日本应与富人而非乞丐做生意。贸易使20世纪50年代末任自民党联合政府的岸信介首相做出了行动。岸信介首相是30年代通产省中推进改革的公务员,指导过伪满洲国的工业化进程,并在战时领导商业与工业运转。他看到通过取得向南的经济通道,日本可以满足美国的愿望,并弥补与中国的决裂造成的损失。敌视美国,同情中国的新政权,漠视东南亚的左翼亚洲人则焦躁起来了――反共产主义者联盟存在至70年代初期,日本一边不愿相信它已被迫承认的一切,一边又与中国重建联系。美国意识到它无法在印度支那的战争中取胜,便宜布对苏联的缓和关系政策并决定减少在东亚的军队,将美元兑换成黄金,从而引起世界其他可兑换货币浮动和日元升值,同时征吸关税。美国接近中国以将其与苏联拉得更远。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惊异于中美重修旧好,但丝毫不因此感觉丢面子(华盛顿仅提前一小时将此变化通知亨利基辛格所谓的东京的小而卑微的书商)。他不顾包括倾向于台湾地区的岸信介在内的保守派的反对,立刻促成东京与北京关系的正常化。他对一个事实很敏感:中日贸易对中国已很重要,而且此种贸易对日本会再次变得重要。他也希望通过更近的联系,加强中国领导集团中一些人的力量。那些人在是否应对西方打开通路以抵消国家对苏联的依赖的争论中失败了。


l)          
田中角荣的继任者们紧跟岸信介50年代末的举动,已要求跃跃欲试的通产省拓展对印尼、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南方的援


m)      
助,并协同美国投资建立亚洲发展银行。60年代末,身为大藏省大臣的田中角荣运用他的权力反对保守派,并做出调整以保证来自印尼的石油与天然气供给。可努力未能兑现。1973年的第一次油价上扬驱使日本(尽管有阿拉伯国家匆匆的外交形式上的支持)拓宽能源需求的眼界并接受美国石油公司的影响力。但印尼石油依旧重要,而印尼和泰国开始自行生产简单的加工品。大藏省向日本公司承认预期收益并对海外投资加以禁止。新成立的非共产主义的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成员们对20多年前日本的占领依然记记犹新,他们不喜欢卷土重来的经济干涉以及日本与中国、印尼共产党的平稳关系。这种抵制与接踵而至的北越的胜剁促使日本意识到它必须致力于日本与东南亚企业间更为合作的关系,必须给东盟成员国以多于中国的援助,必须承认该组织对地区安全所起的重要作用(这即是该组织成立的目的),必须试着与共产主义大国斡旋。


n)        
美国仍然说服日本重新定义东亚为两国分享的亚太地区


o)        
美国能借此保留它的影响,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将被包括在内,日本可继续担负领导责任并从中受益。正式联盟与此相应而层出不穷。他们会议的结果,至少就其被报导的内容而言,是出了名的空洞,一些人把这些会议看作熟人的舞台。尽管如此,它们的意图体现出美国心目中的亚太是什么,它们的扩展表现了那些国家以及更强大的亚洲国家当时希望亚太应扩展至多大的范围。1967年,第一批东盟成员国相聚。它们都有殖民主义的经历,都因印度支那的战争升级而希望远离美国,都对资本主义怀有承诺。但到90年代中期,它们已接纳了越南、柬埔寨、老挝和缅甸。1989年,澳大利亚构思了一个孕育于60年代的想法,发起亚太经济合作论坛。该论坛包括加拿大、美国、文莱、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泰国、韩国、日本、新西兰及澳大利亚自己,后拓展至墨西哥、中国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这标志着该组织得到大多数亚洲国家的赞


p)        
同(由澳大利亚提议比由本或美国提议更易于被接受),表明它们的越洋关系与它们之间的关系同等重要。在马来西亚,马哈蒂尔通过提议组建针对性的东亚经济集团作为报复,以平衡美国与中国的压力。但华盛顿方面反对亚洲任何排斥美国的组织,东京方面很尴尬,这个集团成为一种纯干部会议(有人诙谐地称该委员会是没有白种人的的组织),并且很快解散了。步亚太经济合作论坛后尘,1993年,东盟成员国将他们非正式的部长级会议改为地区性的安全论坛。其对话伙伴包括了美国、加拿大、日本、中国、俄罗斯、澳大利亚、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甚至欧盟。


q)        
中国加入该对话不仅仅表示邓小平对毛泽东的继承得到了正式承认。到90年代,中国的大陆、台湾、香港三个地区进出口总额超过了日本。三地相互间积累外汇储备额接近日美德三国总和。中国大陆企业接受大量外国投资,而中国政府拿到了两倍于此的外国贷款。尽管至今为止继起的经济扩展集中在中国南部海岸,但以下事实不容忽视:中国大陆是最自然的外向型地区,与海外移民关系最密切,而且中国正借助与东南亚国家在含油水域利益的较量检测自己的新实力。


r)         
这并不是说现在中国己取代日本成为扩展中的亚太的中心。它的国民生产总值仅为日本的1/10。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是中国大陆、韩国、台湾地区和东盟成员国总和的两倍。中国的人均收入不到日本的1/18。面且中国南海岸新增的财富应与该地区和内地不断扩大的差距放在一起观察。日本的海外资产多于其他任何国家。80年代中期以来,其在欧洲和美洲(美国拥有其总资产的一半)的增长速度超过中国。但中国已吸引了大量的金钱。在90年代前半期该国对内投资翻了五倍,总投资额占发展中国家所接受投资的40%,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中国还是多边银行最大的贷款入,面且接受的帮助仍超过其他任何国家。它的潜在市场赋予它从西方取得专利技术的权力,它的产品正稳步变得更新。


s)        
它出口的增长很可能继续快于进口,中国也许能将世贸组织的最终成员资格变为一种优势。一些人因此意欲将中国的实力推断成如下境界,即以不同的方式和路线,与世界保持完全不同关系的中国将再次统领亚洲。然而,多数人在承认中国腾飞的同时接受这样的事实,至少就经济而言,日本将统治该地区至21世纪前四分之一的时期。


t)         
有一点很清楚,为什么甚至那些指导亚太及公开考虑它的人会不同意它的存在方式、形成其特色的主要因素及其特色所实际蕴含的东西。像欧洲一样,亚太包含不同的历史和群体。它当前的核心同样取决于二战前的经济野心以及随后的美国政策。但不同于欧洲的是,它从没有一个占统治地位的信仰和渴望。作为冷战战场,它的政治分野一直延续到冷战结束。它没有相互安全的综合构架。该地区的经济变迁实为壮观,但并非处处安全。至今为止,公众及私人生活中许多变迁的结果并非西方的自由主义者们预料所及。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