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五、溶解粘性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33 / 159篇:historyfocus



(一)    五、溶解粘性


a)        
在我们等待熵(此处指宗教变化的程度。译者注。)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生许多事。我们或许会炸毁自己和毁灭我们的栖息地。我们可能会为进化所替代或在蛮荒中幸存――因为文明的历史是穿越废墟所踩出的小径。在等待上天启示过程中一切都是合理的或可能的。倘若你对人类迄今为止所取得的成就持冷静审视的态度,那么对于期盼天启的叛逆似乎便是可以原谅的行为。


b)        
千禧年至福论应该是值得尊崇的,因为涌现了许多拥有睿智而温和的信徒的优雅宗教的末世论分支,包括摩门教、耶稣再生论、伊斯兰教什叶派教义以及优良古老的基督教。我结识了一些摩门教派的历史学家,他们来牛津大学我那个学院参加他们的行会,我惊讶地发现如此令人起敬的理智的人们竞然乐意地互称对我而言显然是胡说八道的摩门教义:天使对于约瑟夫史密斯的启示、丢失的金碑、基督在美洲的旅居以及后代圣人的自我意识。


c)        
他们说这些断言沾有标新立异的色彩。然而如果再给予它们2000年时间,这些断言无论如何将似乎是光怪陆离的谬论。千辖年至福论优雅地走向成熟。


d)        
然而当我们见到今日的千禧年至福论者时,我们认为他们丧失了理智并怀疑他们具有危险性。其实他们的信仰并不比我们的恐惧更为疯狂。千禧年圣福运动中的谋杀、自杀和恐怖主义还没有外面的世界上多。所以我们究竟害怕什么呢?


e)        
人们之所以一直将思绪集中于这一话题是因为20世纪90年代那些家喻户晓的致命的疯狂的千禧年至福论的案件。1993年,自命为罪孽的救世主的大卫柯莱西及其80名追随者在瓦可殉死。在19941997年间,几乎同样数目的精美木造别墅中的太阳圣殿教成员以集体谋杀和自杀的方式死去,名义上是为了逃避数周或数月后整个万恶的世界的毁灭的命运1995年,日本一名被认为是佛教分支首领的追随者们企图在东京地铁车站最深处以毒气攻击方式造成集体性涅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