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五、石油和水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40 / 159篇:historyfocus



(一)    五、石油和水


a)        
今天,至少暂时可以这么说,随着东西方冷战的结束,对外部世界来说,中东地区的惟一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石油。中东地区的国家,包括外高加索和中亚地区的前苏联国家,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石油资源,还有更多的资源有待发现。然而,无论这种燃料在何处被投入使用或运往何处,都严重地污染了土地、空气和海洋,因而对它的不满日益增长;该燃料还使世界经济更依赖于像任性的利比亚的卡扎菲上校、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和伊朗的什叶派领袖们这样一些统治者。作为合作伙伴,阿拉伯半岛上的国王和王子们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好,但随之而来的他们未来政治的不确定性,甚至他们自己命运的不确定性,使人们觉得和他们合作也不可靠。


b)        
由于环境、政治及经济上的原因,连续不断的搜寻活动在日益加快,第一是寻找石油资源而不是中东国家;第二,也是更为重要的,是寻找除石油之外的能量资源。目前,曾经使石油成为非常有用的和必不可少的科学技术的发展,却使之成为过时的燃料,取而代之的是更便宜、更干净、更容易获得的能量资源,天然气的使用只会缩短但不会阻碍石油的使用。一旦那种情况发生,那些依赖于石油收入的国家将面临新的严酷的现实。正像有人所描述的那样,外部世界将毫无疑问地冷眼观察该地区的骚乱和战争,对它们漠不关心,就像看待索马里和利比亚的国内战争一样。到那时,石油消费国主要是欧洲和远东国家,而不是美国。它们将非常依赖于谁统治油井,从而相应地设计和应用它们的策略,这是一项既不安全也不容易的工作。


c)        
石油暂时仍是主要资源,而且对某些国家来讲是惟一的资源。


d)        
在盛产石油的国家,石油提供了绝大多数甚至是全部的外币收入,甚至在石油资源很少或不产油的国家,石油也以各种各样补助形式对它们产生微小的影响,例如劳务输出,以及一定程度上的投资。


e)        
很明显,这种对不能取代、也无法再生的自然资源的出口过分的依赖是非常危险的。当石油资源枯竭或被其他资源取代时,灾难就会降临。非再生资源的储存量正在迅速衰退,甚至像水这样的可再生资源的利用也已达到无法维持的地步,这种状况在以色列、约旦、巴勒斯坦、利比亚和整个阿拉伯半岛都已万分紧迫。另外,土质下降造成的损失据估计每年大约为150亿美元。


f)         
石油生产国将面临两种危机:第一是石油资源枯竭,第二是石油被其他资源所替代。在伊拉克、沙特阿拉伯、外高加索和一些中亚共和国,未开采的石油还够维持相当长的时间;其余的国家,最明显的例子是伊朗,地理位置没有这么好,在21世纪初期,它们主要的资源将会枯竭。对海湾国家而言,在全球或地区的规模上,这相对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劳务工作人员将回到自己的祖国或去另外的地方;那些入口极少的国家将从它们的突然崛起处走向没落。但伊朗的情况不一样,伊朗幅员辽阔,人口迅速增长,整个国家由暴力革命的意识形态和高效率的战争机器所支配。当其暴力革命接近于拿破仑或斯大林模式,而且其石油资源几乎枯竭时,不管谁掌管这个国家,都会把贪婪的目光不可避免地投向石油蕴藏量丰富的邻居。


g)        
当然,这一地区的最好前景是地区性合作和发展。但过去有关该地区的记录及其目前大多数统治者的个性和习惯充分证明了更严酷的斗争是极有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像土耳其、约旦、以色列、突尼斯和摩洛哥等这些学会了不依靠石油支援而存活的国家将占有相当大的优势。


h)        
已有数据表明这一地区的收入、出口、就业和入学等方面的增长差异很大。以色列由于拥有高素质人口和高技术工业,轻而易举地处于领先地位,土耳其由于其国内外贸易产品和私人企业的蓬勃发展而紧跟其后,有些蒸蒸日上的区域被称为小亚细亚之虎,这是和经济腾飞的东亚诸经济区相比较而言的。在阿拉伯国家中,摩洛哥、突尼斯和约旦有极好的历史记录和最光辉的前景。摩洛哥、突尼斯军费开支很低,约旦则正在削减军费开支。这三个国家由于缺乏可供出口的人力资源,都非常依赖于人力资源的发展,这在生育、人学、婴儿死亡率和生活水平的数据上都有所反映。


i)          
这一地区主要在出口、私人投资、生产总值和自然资源的管理方面落后于其他地区,许多地方不能提高,甚至无法维持已经很低的正常生活水平,实际人均出口率在总体下降。正如有人预测的那样,如果石油的价格保持平稳或不确定,这一状况将会恶化。


j)          
一个比石油更严重的问题是水,因为它直接影响到中东的全部而不是部分地区。中东地区的农业已不足以养活它的全部入口,差额将进一步增大。人口的日益增长需要更多的食品,人口的膨胀需要更多的村庄和城镇给他们居住,这将进一步减少生产食品的土地。农业依靠的是土地和水资源,中东地区没有世界上其他地区那么幸运,它没有广表的肥沃的平原,地形表面大多数是高出和沙漠,只有极少数靠近河流的土地可供种植农作物,河流同时呈现出技术和政治上的问题。


k)        
从一定程度上讲,技术问题可通过建造堤坝、制订灌溉计划而解决。虽然政治上的问题目前很平静,但它将被这种地理结构而激化,许多中东地区的国家所赖以生存的大河的源头并不在它们控制的区域。对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至关重要的约旦河发源于叙利亚;幼发拉底河是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经济命脉,它的源头在土耳其境内;尼罗河从源头到埃及的漫长流程要穿越许多国境。


l)          
过去,水还没有这么重要。不管现在还是将来,随着人口的增


m)      
长,对水的需求不断加大,它将变得越来越重要。技术的发展加强了对它的控制。在历史长河中,石油和天然气会耗尽或被取代,而水资源会枯竭,但不会被取代,在不久的将来,水将成为这一地区国家中非常突出的问题,它将会加剧敌对的情绪,抑制友谊的发展。


n)        
比石油更重要的是一个冲突和合作之间的选择问题。土耳其是这一地区惟一有可供出口的水资源的国家,时常通过水管和大海输出水。由于水管所经过的国家间充斥着冲突和不信任,这项计划没有任何结果,只有在中东和平、地区性合作成为可能的条件下这一计划才能生效。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国家应相互合作,制订海水脱盐计划,至少目前它是解决这一地区水资源不足的惟一办法。大海的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它可以为该地区无限期供水,某些地区的海水脱盐工厂已开始启动,但仍存在很多问题,其中有两个问题很突出:第一是在现有的技术和条件下,海水脱盐对许多国家来说在经济上不能承受;第二个问题是脱盐工厂会十分危险地遭受到恐饰主义或常规武器的攻击。


o)        
同时,应采取一些间歇测量手段以保证水资源的节约利用。


p)        
在沙特阿拉伯种植小麦、蔬菜和水果具有难以置信的价值,但这是对水资源荒谬的浪费,如果理智能占胜虚荣心,则应该抛弃这种做法。一个不太明显但无疑是意义重大的节约用水的办法就是不种植像香蕉这样耗水而又非必需的植物,甚至在相邻的以色列,甜橙也应该给更适合在干早气候下生长的庄稼让路。以色列的研究中心正在做沙漠或半沙漠农业实验,这些可能是该地区类似的研究活动的先导。


q)        
这一状况的日趋严峻程度在1997年于开罗召开的阿拉伯联盟委员会上发表的年度数据上有所表明。按照这些数据推算,在1996年已达2.52亿的阿拉伯人口到2000年将达到2.9亿,增长率为2.5%。按照埃及商业大臣提供的数据,现在阿拉伯国家不得


r)         
不每天进口价值4000万美元的食品来供养它们的人民。65%的小麦,74%的蔗糖和62%的菜油需求量都从国外进口,因而现在一个主要的问题是寻找出口品以偿付这些进口产品。


s)        
目前,加上伊朗的整个阿拉伯世界的非石油出口总量仍赶不上芬兰。随着该地区越来越依赖于食品进口,对制造业出口物资的需求量也就相应加大。累赘的管理法规、私营化普及率低、劣质甚至恶化的基本建设以及发展不充分的经济市场,使投资滞后成了一个不停引起困扰的问题。该地区非但没能吸引外资,反而使富裕的中东人倾向于将他们的大部分资金投向别处,争斗和不安全的局势更会加速这些趋势的发展。


t)         
在所有的阿拉伯国家中,经济记录最好的是摩洛哥、突尼斯和约旦。这三个国家的运行都没有像沙特阿拉伯和海湾国家那样依靠石油收人从而扭曲了发展道路;三国都避免采用至今仍阻碍着阿尔及利亚和埃及经济的灾难性的统计政策;三国都将资源资金主要投向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突尼斯更是与众不同地大量投资妇女教育,所花费用超过其他任何一个穆斯林国家;三国都迅速地提高卫生健康条件,包括降低婴儿死亡率和提高平均寿命。三国中和平的局面和平静安宁的发展清楚地显示了这才是走向日益繁荣的道路。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情况至少同样清楚地表明,政治、经济独裁和国内、国外斗争必然走向灾难。如果叙利亚和伊拉克人民能够尝试作出选择,他们会选择哪条道路是毫无疑问的。中东和北非的人口爆炸还产生了另一个重要现象――劳务输出。西欧的生活水平相对很高,人口出生率却较低,中欧和东欧不久也将出现同样局而,而它们南部和东南部的北非和中东的邻居生活水平却很低,人口出生率高,现代交通的发达和政治气氛的宽松使得到达并进人欧洲各国都很容易。劳务输出,特别是土耳其人和北非人进入西欧,已被许多西欧人视为一个重大间题。以色列和其阿拉伯邻居之间的和平进程如果能继续平稳发展,也会引


u)        
发类似问题的产生,因为以色列不断繁荣的经济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以及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劳力。


v)        
这一地区资金流动的重要因素是各种各样的援助和募捐活动。至今最重要的单向来源是美国政府,它为发展和军事目的提供了范围广泛的经济援助,主要的受益者是以色列和埃及,随后是土耳其和亚美尼亚。除非在该地区突然爆发激烈变化,这种援助不可能以现行方式持续下去。随着军事对峙危险的减弱,否则军事援助将被削减,经济援助在有效发展的地区显得没有必要,在无效发展的地区则毫无用处。在军事危险未呈消退之势的以色列,军事援助很可能还会继续下去,而经济援助就很难说了,因为在迅速发展、日益成熟的以色列经济中,它的位置已不再重要。对埃及的援助之所以在美国国会得以通过,要得益于对以色列进行援助的方案,因而这项援助不太可能单独存在,特别是当埃及的政策对美国所倡仪的和平进程表现得暧昧而不确定之时。


w)      
相当大数目的来自国外的资助是以个人捐款为形式的,主要是由来自美洲、西欧和澳大利亚的犹太人和穆斯林人团体捐出的,这些钱中的绝大多数被指明用于发展、教育、福利和其他慈善目的;其中一部分被用于公开的或秘密的政治目的,其中的区别不易被识别,也不易被维持。各种恐怖主义者、颠覆活动,有些是由国家支持的,它们在欧洲和北美可以得到在经济上和军事行动上的操纵的自由,而这种自由在中东和北非则不可能找到。


x)        
这一自由正被利用产生破坏性效果。伊朗反对国王的革命在其领袖霍梅尼从伊拉克迁往巴黎后向前迈出了巨大的一步,在巴黎他可以使未经当局检查的现代通讯系统听任他支配,不少人正在或将要追随这一早先成功的例子。土耳其的移民社群,无论是原教旨主义信徒,还是库尔德分裂主义者,都在欧洲,特别是在德国筹措资金,组织颠覆。伊朗政府的伊斯兰复兴办公处,从事伊斯兰革命及其思想在其他穆斯林国家的推进活动,也将其主要的


y)        
经济和行动基地设在欧洲。与此同时,伊斯兰共和政体自身也正受到日益复杂的、老练的对立组织的威胁,这些组织用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和现代通讯手段向国内政权挑战。


z)        
地区内部也有资金上的流动,有些来源于政府,主要是伊朗和利比亚;有些来源于富有的个人,大多集中在沙特阿拉伯和海湾地区。在该地区惟一一个有自由竞争的选举活动的穆斯林国家是土耳其,它的资金以适当隐蔽的竞选捐赠形式流动。即使在更古老、更有经验的西方民主国家,这样的捐赠及其效果都很难效仿,也很难用文件证明,而在贫穷的国家更新民主体制过程中,更缺乏对钱财使用情况进行追踪和对其影响力进行衡的经验,从而使这些捐赠十分有效。然而,随着石油资金流动的缩减,该地区民主政体开展侦查和防御活动的经验会逐步丰富起来,这些任务将变得轻而易举。


aa)    
旅游业被认为是该地区最有前景的事业之一,当然还有不少问题有待改进。目前该地区总的旅游税收还不及墨西哥,只相当于20世纪90年代的泰国,但旅游业的发展,如同其他事业一样,将依赖于国内安全、地区安全,大量的旅游者是不愿冒战争和恐怖主义危险的。


bb)    
除了个别的例外,对该地区的经济预测仍不乐观,生产力正极富戏剧性地下降,创设新的就业机会的活动正停滞不前,失业率为全球最高,穷人越来越多,而且相比较而言日益贫穷,主要经济发展活动被用于避免灾难,而这又反过来要求社会、文化、科技的变化将中东纳入东西方发达国家的轨道。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