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四、生育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53 / 159篇:historyfocus



(一)    四、生育


a)        
有一个领域同性恋者与异性恋者都感兴趣――这在过去是无法想像的一那就是:生育。过去,保守人士总是以同性恋者无法生育后代为由拒绝给他们以同等的权利;现在,其所有立论基础在


b)        
事实面前都已不成立。男性同性恋者完全能够有孩子,在两个父亲组成的家庭中能很好地把孩子抚养成人。目前这种情况还寥寥无几,但10年之内,会层出不穷。


c)        
这只是展示科学技术和两性关系的进步是如何改变性别界限的一个例子。在确定父母地位时,人们将认真考虑成人与儿童间的联系。人们将与日前已是是非难辨的父亲与母亲间权利和义务的平衡问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人们将对母亲父亲究竞意味着什么颇费脑筋。


d)        
让我们从头开始吧。在未来的伊甸园中,亚当与夏娃间的世界将是另一番景象。在听了蛇的话之后,夏娃将不再羞愧难当;在有关其后代命运的问题上,亚当将比上帝更有能耐。女性将把性视为追求欢愉的过程;男性将对孕育后代更加在意。


e)        
新的生育时代对男性将有颇多裨益。首先,在未来的两性世界中,他们不必为防止受精而在射精前草草完事,至少,不必为得这样做而费神。几年之间,一种男用口服避孕药将推向市场。有证据表明,不少男性已跃跃欲试。常有人不乏道理地说,靠服药来避孕,男性永远没有女性可靠。但该领域的研究学者从不缺少志愿者。有95%的志愿者曾询问,在试用期过后能否继续服药(或接受注射),由此,其吸引力显而易见。该避孕药与女用的功效相同,且只需男性吞服,其配偶也不会因此出现诸如月经不调等并发症,对负责的男性来说,这好比每日必做的功课。


f)         
当然,这种避孕药不仅适用于一般的已婚男子,它还适用于因各种原因想抑制射精的男性。但若有人(不顾后果地)认为自己已服了药,便可以放心地与在自己的汽车后座拖延不去的女子发生性关系,那他就错误地理解该药的功效了。首先,他应去诊所检查、化验并确定自己应服的剂量、种类。其次,每当到家,他得记着服药。这是与他自己的利益息息相关的。一个男人四处留情然后不闻不问已是昨天的故事了。今天,就算法院的审理程序来不及


g)        
启动,还有儿童抚养代理机构在等着他呢;就算这两者他都躲过了,还有社会舆论这张恢恢天网。在时下这个家庭危机频发的年代,责任已成了一个时髦的政治词汇。随着时间的流逝,公众对此种事件的非难将更加无情。


h)        
避孕药是一柄双刃剑,男用避孕药能使男性在控制生育方面与女性享有同等的权利,但也为男性提供了像女性那样滥用权利的机会。他们可以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停止服药。正如女性可以违背男性的意愿使自己受孕;男性也可以违背女性的意愿使其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受孕。当然,男性对这种结局的控制力也有其限制;毕竟,生儿育女是女性的事。男女平权的一个新特点是,两性对对方的绝对需求都将减弱。因此,一个非常想要孩子的男子就算找不到意中人也大可不必垂头丧气,当然,其前提是,他得有点钱。


i)          
随着人工授精的出现而迅速发展起来的卵子、子宫、精子市场使男性同性恋者在与接受人工授精的代孕妇签订协议后便可做上父亲。他们并非这一技术的惟一受益者,异性恋者靠此拥有子女的日子也为期不远了,或许国家已经存在此种情况了。其所需做的是一个合适的子宫,并交纳租金。此时,年龄不会成为障碍。公众仍难忘记,一位年轻女子为一位60岁的意大利老姻生了一个小孩。当然,一位60岁的老翁也能如法炮制。有先见之明的青年已经为此盘算了。为了防止出现质量问题,男性可将精子冷冻,并在,比如说,2040年解冻以交付使用。那时,他也许可以通过名册挑选向其提供卵子的女性,这无疑是退休后的一件趣事。


j)          
通向未来的生育之不只是为女驾驶员而铺设的,男性缺乏与生俱来的育儿能力的推断也将受到质疑。推而广之,在男性与其子女的关系问题上,他该享有何种权利,又该履行何种义务;他的创造性如何,这些问题无疑都需重新评议。目前,所有的


k)        
评价机制都认为造化钟神秀,女性天生是孩子最佳的看护者一从怀胎十月到家庭分裂,女性都是孩子最好的监护人。支持这一观点的大有人在,他们的观点当然能站得住脚,1997年发生在苏格兰的一桩有名的案件便可以作证。丈夫要求法院阻止已与自己疏远的妻子做人流,妻子反过来质问法官有何权力剥夺自已作为女性的选择权:是她接受手术,是她承担风险,胎儿是在她体内,故而是的,而不是的。


l)          
此类事件不止一例,这使明确家庭域员的法律责任变得十分重要。举例来说,一个英国男子出于友谊向他认识的单身女性或女同性恋者捐赠自己的精子,依法他应在经济上抚养生下的孩子,直至其成年。那么,对一个借腹怀胎,有了孩子的男性来说,不论其婚否,情况又会怎样?他若接受怀胎者向孩子所付的抚养费,这符合逻辑吗?当然,也许人们会认为此钱不该付,更不该拿。在上面的例子中,在法律上他是需要保护的,如果此后双方关系受到损害,有关部门可代表女方追踪他直到他去世。但如果一个男子违背女子的意愿,使其怀孕并留下孩子,然后要求有关部门向她索要抚养费,我们又该怎么办?


m)      
这样的事件越多,我们在进行新的构架时遇到的麻烦将越明显。在何种情况下,生理学意义上的父亲可以不履行一般父亲应履行的义务?在何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要求一个非生理学意义上的父亲――比如,一对同性恋者中人未提供精子却希望共同抚养孩子并已付了一半的抚养费――履行同样的义务?


n)        
凝视这一未来的谜团,我们可以描绘出两种前所未有的父亲类型。


o)        
其一是职业精子捐献者。如果可以免于负担那些因与孩子有亲缘关系而自动产生的义务的话,男性企业家们将而临一个新的商机做一个高质量精子的供应商。女性,或许在其不育的丈夫的陪同下,可以货比三家,然后达成交易。由于资源有限,该


p)        
行业有可能会物以稀为贵。精子捐献者可在代理商处登记,待价而沾,由倾客挑选,顾客甚至可以采取电视购物的方式。接下来,可能有个面试,一次全面的体检以及样品质量的检测。最后,


q)        
商品可装在密闭、低温的容器中,送货上门,随到随用。其二是一项概念中的、试验性的智力工程。让我们先丢掉开玩笑的念头,在孩子是上帝的年代,这项工程能重新阐释父亲的含义。我们再也不会仅凭具有遗传意义的指纹便给某人贴上父亲的标签,指纹只是一个证据而已,它并不能保证为孩子找到的父亲是高度负责且十分可靠的。因为,尽管生物学证据有时十分重要,它可说是一个通向人灵魂深处的隧道,但只能为孩子找到父亲,不一定是好父亲。因此它并不一定能使孩子从此过上好日子。不妨设想一下,在人们对男性同性恋者的相互结合家庭、继父继母混合的家庭习以为常的未来社会,在父亲像美国南北战争中南部联军的逃兵那样逃亡的未来社会,亲、子代之间在血缘上的联系将没有现在重要。当有远见的当代父亲们与母亲们为着共同的利益而结合在一起,男子向女性化发展的时候,有必要再考虑一下这个问题:父亲存在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r)         
有一个肯定的答案:母亲与父亲过去曾惟我独尊,现在,无论他们在做父母这点上如何取长补短,仍是各有所长。母亲虽然能干,但世上总有些事是父亲干得更好的。在美国心理学家约翰


s)        
高特曼的著作《父母的核心》中,有一章便是父亲的关键地位


t)         
他希望从妻子怀孕开始男性便充分履行其责任,同时也该保持自己的性别特点。高特曼认为,父亲与孩子间的尽情嬉闹并不仅是社会构架中的惯例,还是其遗传倾向的重要显示。想想吧,父亲扮作骇人的熊在院子里追着兴高采烈的孩子跑,高特曼写道,或把孩子举过头顶原地转圈,使其坐飞机。在这种游戏中,孩子能体验害怕的感觉,但同时也感到十分好玩,十分开心。遗传学对男性与女性所展示出来的不同行为倾向的解释有时


u)        
会引起很大的争议。这一话题过于专业,在这儿很难判定其是非,但是,高特曼总结的男性做家长所能带来的好处告诉我们,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男性仍将拥有一块独立而珍贵的领地。但这块领地上将有什么呢?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