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六、超越政治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70 / 159篇:historyfocus



(一)    六、超越政治


a)        
毫无疑问,在巩固他们所统治的国家时,东亚非社会主义国家的政界首脑中许多人得到他们前任在冷战时取得的财政、贸易、军事优势和情报等方面支持的帮助。那些社会主义国家也得到了帮助,但现在都依靠外国资金和东盟。在这两组国家类型中,冷战的结束没有在欧洲那么意义重大。中国的领导人已经从苏联20世纪80年代致命的经济和政治改革的混乱中得出结论。日本则全神贯注于80年代末的经济倒退和在美国压力下于1991年捐赠科威特防御系统而引发的政治争议。两个朝鲜半岛国家仍处在正式的战争状态。综观90年代,正因为这些原因,许多政治家和评论家相信


b)        
东亚的对抗完全和80年代一样尖锐和危险。这些人不相信冲突的前景已被东盟或其地区论坛大大降低了。在这期间,韩鲜、韩国、越南继续保持大量的常规军。东南亚国家在扩展它们的海军(以印尼为例,哈比比决定买下原东德舰队的大部分)。尽管日本自卫力量的人员仍少于其邮政省,该国目前的战争技术能力仍然是很可怕的。东亚似乎缺少的是东南欧的民族分离主义分子和前苏联。


c)        
中国的政权并不像一些观察家所希望的那样不稳定。江泽民领导的党使那些观察家的希望变得十分渺茫。只有死抱着自由的教条或健忘的人才会对这个国家的团结以及它与市场经济的共存的事实视而不见。研究表明,在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对中国出口作出超速贡献的地方工业显示它们与当地政府的关系比较融洽,政府都尽力为它们的成功提供便利。1997年政府放开被保护至今的重工业,之后采取一系列财政上有助于这种变动的措施。


d)        
这显示与因失业而失去可靠的民众支持的基础的担心相比较,中国政府更多地被经济利益所驱使。在朝鲜,尽管其经济不同于中国而且已无法维持,但似乎现政权有可能将保持一个控制程度更高的形式,并注重实效地开放。平壤将明白,坚持美国从韩国撤军是半岛重新统一谈判的前提条件,将意味着他们永远无法开始谈判。韩国至少被西德与东德统一的花费吓住了。如果金大钟能实现两个主权国家的共处与相互的计划,并说服平壤的领导人同意,朝鲜和韩国将自由地从它们的互补性中得益。


e)        
有人认为中国正致力于重新显示原先在东亚地区的统治地位,并从不承认它的安全是在子同别国的合作。我对这些人的回答是,不同于日本的中国从不是一个扩张主义强国,而它在直接敌对中没有可确信的利益。它的需求和不断增强的势力给予它刺激和力量,它借助这些去讨价还价,以获取别国只能梦想的经济让步。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出现如一些人所预测的有地方想搞分裂


f)         
的任何迹象。尽管失业人数增加,并且从经济观点来看,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过重,但社会动荡仍鲜有迹象,当然也就难以发生。而且在中国,甚至在新的世界性都市上海,相信竞争性民主对国家有意义的学者几乎没有。


g)        
人们当然不会激烈反对这一地区的国家都被其相互之间的内部政治所操纵。但事实不是这样。日本谨慎地遵守着西方的惯例。1993年维也纳联合国第一次人权会议后,它没能像其他亚洲国家拒绝在宣言上签字。随后,日本宣布它将视对人权的野蛮侵犯为取消其海外发展援助的理由。然而,它在1990年后第一个恢复对缅甸的援助。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内部出现争论,其中包括勇敢地承担被愤怒的美国国会议员视为与经济实力相称的责任。其主要反对者是自民党前总干事长大泽一郎,他从此没能将他分裂出的新界党变成竞选中的重要反对党。桥本龙太部则对此事做了明智的思考,并采取冷静的行动。在这期间,东盟抵制了来自西方的批评,吸纳缅甸为会员国。桥本龙太郎和东盟成员国清楚地相信,东亚国家间对和平共处关系的最大希望在于不要把公众位置置于相互之间的内部政治之上。新中国以此得到了一切。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