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近代史的结束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80 / 159篇:historyfocus



(一)    近代史的结束


a)        
史学家们通常认为,中东的近代史始于18世纪向19世纪过渡的时期,当时,拿破仑波拿巴将军率领一支法国远征军入侵并征服了埃及。这支军队一直驻守在那儿,直至霍拉肖纳尔逊海军上将统帅的英国皇家舰队将他们逐离。这不是西方势力第一次与伊斯兰教势力发生冲突,但这是西方第一次深入地侵犯了其心脏地区。


b)        
波拿巴的到来,甚而至于他的离开都昭示了两个重要事实:一是即便是西方的一小支入马,也能不太费力地征服、占领并统治这些重要地区的部分区域;二是只有另一支西方军队才能将入侵部队驱逐出境。


c)        
于是,历史迈进了一个新阶段。在此期间,中东地区发生的一切取决于来自别处的势力,中东地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以及其他各种关系,是由非中东国家之间的敌对竞争状态来左右的,上述的敌对竞争状态一般都经历几个成功的发生、发展阶段,从介入、干涉、渗透、控制到最后无可奈何的撤离。在这出戏剧中,演员时常更换,剧本不断修改,但基本程式始终一成不变。在最后一幕戏中,支配控制中东局势的两个敌对超级大国是苏联和美国。


d)        
未来中东史的专家们会十分赞同一个新的看法一中东史上始于拿破仑和纳尔逊的一个非常时代将终止于布什和戈尔巴乔夫。萨达姆候赛因入侵科威特,加速了1990年至1991年中东危机的形成,而两个超级大国在此期间却都未扮演传统意义上和普遍意义上的帝国主义国家的角色,因为它们不能够也不愿意那样做。


e)        
曾在中东事务中举足轻重的莫斯科既无力扼制也无法拯救萨达姆候赛因。华盛顿方面虽然使科威特免遭被占领的厄运,使沙特阿拉伯免受被入侵的威胁,实现了它的战争目标,并单方面地宣布了停火,却未真正伤及萨达姆政权,也几乎无法阻挡他粉碎国内的敌入,或阻挡他在适当时机继续推行他的政策。


f)         
只要苏联还存在,只要冷战仍是外交政策的主题,美国在中东的活动就是其对付全球对抗的全球策略的组成部分。而随着这一全球对抗的结束,这样的策略就显得毫无必要了,只是目前还看不出有什么其他策略可替代它。


g)        
苏联的瓦解还带来了另一重要结果:在外高加索和中亚地区出现了八个新的独立的主权国家。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两个共和国信仰基督教,而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六个共和国则主要信仰伊斯兰教。所有这八个国家历史上都是中东的一部分,和它在文化上、语言上及历史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塔吉克语是波斯语的一种形式,另五个伊斯兰教国家所用的语言和土耳其语有关。土耳其人、波斯人和阿富汗人对他们在前苏联境内取得独立的同族同胞日益感兴趣,对仍保留在俄罗斯联邦中的其他伊斯兰教各族――鞑靶入,巴什基尔人,车臣入,切尔卡西亚入等也发生了兴趣。


h)        
如同当初英、法两个帝国崩溃从而诞生了阿拉伯世界,操突厥语的各国的出现将在以后的数十年中日显重要,并将对它们正在回归的中东地区产生意义重大的影响。但这两种情形是有不同之处的。除了在阿尔及利亚及南也门首都亚丁,英国和法国在阿拉伯世界的统治是间接而短暂的。而外高加索和中亚地区则先被沙皇并吞,后又在联邦制的幌子下隶属苏联。它们备受帝国主义统治的经历在许多方而都与阿拉伯人的遭遇迥然不同,而它们努力摆脱昔日统治者的控制与阿拉伯人争取独立的早期活动有相似之处,但它们面对的是莫斯科,而非伦教或巴黎,是以陆地为根据地


i)          
的强权,面非海上和商业上的权势。它们为争取真正独立所走的道路和斗争结局都一定会反映出这些不同。


j)          
然面,苏联目前暂时退出了这场争斗,并且这一退很可能就是好些年;美国则不愿意返回。这意味着在许多有意义的方而局势已回复到从前。外部势力在这一地区都有策略上和经济上的利益,它们可能因此而时不时地干涉中东事务,甚至影响这些事务的进程,但它们的角色不再具有主导性或决定性。


k)        
帝国主义强权的退出造成了新的形势,中东的许多人因此而努力调整自己,但困难重重。近二百年来,第一次,中东的统治者们、中东的各民族人民不得不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犯了错误后要自己承担一切后果。经历了这一漫长的历史时期以后,这对中东人来说是很难适应甚至感知的。目前中东各国的政策制订者和执行者们,整个一生如同他们一辈又一辈的前任一样,生活在至关重要的决定来自他处、最高统治来自他处的情势之中。作为政治家和外交家,他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如何尽可能地避免或减小由此而来的危险,如何尽可能地开发利用由此而来的契机。要放弃整个一生甚至整个一段历史时期的习惯定势是十分不易的。尽管不再有来自异国地域的政治和军事支配力量,但其文化差异、社会和经济各方面的卓越优势仍继续起着作用,甚至有增无减。此时,困难就更大了。


l)          
来自西方的军事上的和规模不断增长的政治上的干涉都确实已经停止了,但是来自其科学技术文化上的、法律制度上的、礼仪上的冲击都依然存在,甚至日益增强,如同在其他非西方世界一样,这样的冲击已经并仍将十分巨大。


m)      
在这样的情形下,中东人自然会仍然假定真正的责任和决定是来自他处的,并且这种假定将一直持续下去。它的最粗鄙拙劣的表现形式是这一信念使得他们对他们的敌人――以色列,或更广泛地讲犹太人,以及美国,或更广泛地讲西方世界采取直接


n)        
对立、鲁莽轻率而又离奇的阴谋策略。人们普遍地接受一切类似的荒谬理论。即使是责任更为重大的政治家和分析家们,虽然相对来说不是那么愚味,但仍然对外来权势持相似的看法,这似乎经常影响到对事务的分析和对政策的制订。他们中有的甚至于主动求诸外来于预,这可能也是因为他们认为只有外来势力才有能力作出决定并强制其得到实施。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不断地请求美国介入阿拉伯一以色列纷争,同时又奇怪地一再反复谴责美帝国主义


o)        
这种心态还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导致不停地向美国、俄罗斯,甚至欧洲联盟呼请支持甚至介入。毫无疑问,中东各国政府和各族人民迟早会学会如何最好地利用这扇机会之窗,当然,这扇窗要尽可能长久地敞开着。


p)        
那些谴责西方,或者更明确地说是谴责美国企图将自己的帝国主义凌驾于中东之上的人实际上是在击过去所带来的阴影。


q)        
然而,还有一个指控更具有实质内容――文化渗透。


r)         
美国文化和所有在它以前出现的文化之间有两方而重要区别:第一,它独立子政治控制,且延伸到政治占主导地位的许多国家,如伊斯兰教的伊朗和共产主义的中国。第二,它的普遍流行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先前的文化扩张仅局限于政治和知识精英阶层,而美国的通俗文化则寻找社会每一成员,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支持,它也以特别的信息被传输给旧秩序中的低层阶级,特别是妇女,因此它被守旧者和信奉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的人视作致命的威胁是不会令人惊奇的。霍梅尼一再讲述的美国具有伟大的撒旦的特征,这清楚地说明这种威胁的存在。要理解这种描述并不需要高深的知识,看看一本《古兰经》就行,在论述撒旦的第一节和最著名的最后一节中,他被描绘成一个狡猾的引诱者,总是在人们的心中窃窃私语。撒旦既不是征服者,也不是剥削者,他是一个引诱者,他在微笑时最为危险。


s)        
西方文化的挑战作为中东地区的争论主题已延续近两个世纪了。美国通俗文化以极其现代的和极具渗透力的方式表现了这种挑战。中东的统治者、领导者和思想家们已经并将继续对这种挑战作出各种各样的反应一模仿、采纳、适应、吸收或者抱怨、放弃、排斥。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