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八、最后的话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88 / 159篇:historyfocus



(一)    八、最后的话


a)        
公开发表不同意见并试图预测未来的科学家是不识时务的。19世纪30年代,当时统治集团的成员预言,人类借助外力以30英里的时速运动是绝对不安全的。大家也许会由此想起列奥纳多芬奇于1495年在意大利米兰觐见弗翻切斯科斯福尔扎公爵时的情景。达芬奇画了一个机器,并说这个比空气重的家伙能够飞翔,这使侍臣感到可笑而不屑。500年之后这在人类历史中只是短短的一瞬――米兰国际机场上飞机频繁起落的繁忙景象足以让那些侍臣目瞪口泉。


b)        
无论未来如何,可以肯定的是,人类生育及控制将给世界带来科技与观念上的双重挑战――既引人入胜又变幻莫测。我不赞同无知者的杞人忧天,潘多拉魔盒已被打开也纯属无稽之谈。在一


c)        
个环境持续恶化的社会,在一个摧毁性核武器的幽灵时出时没的社会,对技术发展过快进行指摘似乎是很时髦的。但我们并不会因温室效应而禁止现代交通工具的运行,我们并不会因战争阴影的笼罩而取缔电脑的使用。我们不该因噎废食,我们应制约改造控制现有的技术。有谁会因为1666年伦敦大火后的满目疮姨或1944年德累斯顿大屠杀后的惨绝人寰便去诋毁普罗米修斯的盗火之举?无论未来世界如何发展,我们都必须确保生育技术是为人类的幸福康乐服务的,是促进人类生活水平,维护人类尊严的。


d)        
这一挑战值得应对。我认为,人类将如愿以偿。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