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历史已属于亚洲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22 / 159篇:historyfocus



a)   历史已属于亚洲


b)        
宗教消亡了,自然被征服,生命的内涵被尽可能地发掘。再没什么可以反对,再没什么可以思考。政治与行政法规都走向末路。


c)        
所剩下的只是一种纯粹形式上的生活。


d)        
以上即是黑格尔派哲学家亚历山大卡杰夫在20世纪60年代对历史尽头的描述。他认为这一切将出现在日本,(事实上)现在是新加坡在迎接它的到来。颇为令人惊讶的是,新任英国工党首相、前保守党下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朝鲜自由经济区主任金永裕以及新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和亚洲发展银行一位研究善政的美国顾问,都以不同的方式谈及金永裕所描绘的,在那个繁荣兼带神秘的和平色彩的国度中,商务活动的巨大自由与良好的秩序、纪律和守法的结合。


e)        
卡杰夫用普遍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西方语言写下睿智的语句。


f)         
这些语句不会令东亚人感到舒服。他们的思维传统中没有对不可逆转的人类灭亡的思考。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自己的假设。中国曾习惯于认定自己将永享文明;1718世纪的日本作家则陶醉于古代的英雄传奇,甚至在19世纪晚期,隐士王国朝鲜的宫廷仍认为没必要与外国人打交道。亚洲曾拥有文明,但那已经是过去。


g)        
是欧洲列强与美国带来了文明。他们于19世纪到达亚洲并使当地的文明与他们的文明相比之后黯然失色(他们同样带来了基督教、布道团)。在一次次如此的遭遇中,蒙羞的人开始赞赏造成他们羞辱的因素。19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明治时期的改革者们成为东亚第一批用西方观点解释自身文明,并设想它会如何进


h)        
步的人(当时甚至有人质疑仁义平等的儒家戒律在美国被遵守的程度是否的确不比在日本高)。对于当时七位建设新日本的资深政治元老来说,西方同样展现了一个实际的未来。持有批评态度的知识分子欣喜万分。1911年中国的清政府倒台后,自由主义者最终在随之而来的内战中销声匿迹。他们同样消失在20世纪20年代末日本发生的动乱中。但在中国、日本的东北亚殖民地以及欧洲列强在东南亚的殖民地,各式的社会主义者与激进的民族主义者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战后,改革的社会主义者在日本拥有影响力,而革命者在朝鲜、中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取得政权。


i)          
然而现在,自由主义只限于宪法,而社会主义仅存于政治集团的一些空洞的词藻中,民族主义是为存在而存在,人们所能保证的只有实际的胜利。在历史上,是西方使东亚人关注自己。现在,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相信历史也许是他们的。







 




0 0 vote
Article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