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五、环境对人类的影响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27 / 159篇:historyfocus



(一)    五、环境对人类的影响


a)        
也许乍一看,我们预测的气候变化并不明显,并且要到遥远的未来才会发生;但从自然环境的角度来看,这些变化及其影响是巨大而迅速的。下面,让我摘录一些取自1996IPCC报告的发人深省的评论。


b)        
关于森林:


c)        
世界现有林地的相当一部分(全球平均是1/3,各地区为1/7~2/3不等)在植被种类方面将经历重大变化与各种树木生长、繁育、种植的速度相比,气候变化的速度相对较快……森林中树种的组成很可能会改变,有的树种可能会完全消失。


d)        
关于沙漠及沙漠化:


e)        
沙漠地区的降水量无一例外地不会显著增加,但却会变得更网热。因此,沙漠地区的气候将变得更为极端。


f)         
关于寒冷地区:


g)        
现有的1/3~1/2的山岳冰川在未来100年内将消融殆尽。


h)        
关于山地:


i)          
据推测,因气候变暖,山岳冰川、永久冻土和积雪的面积将减少,这将会影响到水文体系、土壤的固定和与之相关的社会经济体系……对许多地区的经济发展来说日益重要的休闲娱乐业也将受到干扰。


j)          
关于海滨地区:


k)        
气候变化、海平面上升和风暴潮的异常可导致海岸及动植物栖息地被侵蚀,江河入海处的港湾及地下含水层中的水盐度变大、河流、海湾的潮汐时间、范围的改变,海洋中沉渣和食物位置的变化,海岸地区化学及微生物杂质种类的改变和海潮的起伏不定。包括盐碱滩,滨海树木、海岸沼泽地、珊瑚礁、环状珊瑚岛和河流三角洲在内的海滨生态系统的处境尤为危险。


l)          
有些地形区对全球增温十分敏感。它们处于被认为气候变化是大于平均水平的地区,所以这并不奇怪。这些地区的气温升幅是全球平均水平的3~4倍。它们包括北美大陆和亚欧大陆的高纬地区。在某些关键地区,其降水量会因全球增温而发生显著的变化。举例来说,多种方法预测出的全球气候方案表明:北美高原的气候将变得相当干燥。其他地形区对增温十分敏感,是因为其


m)      
形成过程一直受气候条件的控制。如果这些地形区对某些气候变化十分依赖的话,即使不起眼的气候变化也会使它们的状态发生改变。


n)        
高纬地区的冻原或苔原地带对气候变化异常敏感。如前所述,这些地区的气候变化将十分显著.此外,永久冻土也与气候变化关系密切。据了解,这是因为该现象只会发生在年均气温比水的冰点低的地方。并且,不同种类的永久冻土纬度地带的局限性是与不同的零下温度相关的:在靠近赤道的一一侧,在-5℃的等温线附近有大片连续的永久冻土分布,而在-2℃的等温线附近则只有不连续的或零星的永久冻土分布了。其规律可能是,平均气温每上升1℃,永久冻土的分布区就会向极点方向移动100~250千米。当永久冻土下面是含冰较少的物质时,其消融最快;而当其下面的物质含冰较多时,消融最慢,因为此时它需要更多的热量才能解冻。厚实且富含有机质的地层(如泥炭层)本身就是一个绝热层,因而能减缓表面温度的上升。


o)        
历史上有证据表明:永久冻土的面积有可能迅速减少。比如:


p)        
在全新世的最适生长期(约6000年前),俄国北极地区永久冻七不连续分布的南界在今天的位置以北近600千米处。在近几十年来的增温阶段,也有类似的例子:1962~1988年间,沿加拿大马更些公路不连续分布的永久冻土的南界,因该地区此间年均温度上升了1℃而北移了约120千米。


q)        
在永久冻土减少的地方,其后果是多方面的。它会造成地面下陷,海岸与河岸被侵蚀,斜坡塌方的概率也会增加。许多建筑也因此而存在事故隐患:


r)         
考虑到许多山岳冰川在19世纪80年代以来的增温时期中消退的速度,许多冰川在将来有减少甚至完全消融的可能。尽管冰川的消融有快有慢,也会不时地被打断,但亚冰期结束以来,许多冰川无论在长度上还是在体积上都有所减少。总的来说,在有的


s)        
年份,山岳冰川的下限每年会向上移动20~70米。虽地形相差较大,但东非高原和新西兰南阿尔卑斯山的冰川都可能缩小甚至消失。这意味着它可以为人类提供水资源以供灌溉或发电。


t)         
沙漠地区对全球增温也是极度敏感的。在全新世中,许多沙丘、沙海数次从因有植被覆盖而稳定的状态变为因干旱而引起的地表的不稳定状态。只是在用热发光和光学技术来推断年代的方法出现以后,人们才清楚地看到沙漠对某些微小的气候波动也是敏感的。利用GCMs的预测结果,并结合沙丘移动、风强级、年均降水量与蒸发量之比等指标,地貌学家指出:在全球变暖的条件下,如果美国大平原地区的风速超过能使沙丘移动的最低风速的次数再稍多一些的话,沙丘会在许多地区卷土重来。当研究人员将GCMs用于预测美国大平原和加拿大大平原的谷物产区的沙尘暴情况时,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与20世纪30年代的干旱尘暴类似的灾难性场面有可能再度出现。


u)        
另一种敏感的生物是珊瑚礁。目前,海水表面温度已达到珊瑚的耐热极限,如果温度再增高,就会对其产生负面影响。许多珊瑚忍受不了30℃以上的高温,即使海水温度上升1~2℃,许多浅海珊瑚也将深受其害。此外,温度上升的确已使与珊瑚共生的虫黄藻大面积消失。近年的研究表明:这一现象在20世纪80年代气温较高的年份里普遍存在。与生长环境较好的珊瑚不同,那些在海水增温和海水污染双重压力下勉强生存的珊瑚已难以对付海平面上升这致命一击了。更糟的是,因臭氧层出现空洞面增加的紫外线辐射会加剧全球增温已给珊瑚带来的破坏。


v)        
T・J・格瑞与R・L・海斯两位学者已绘制出了表现1983~1991年间全球珊瑚消失状况的地图,并将之与同期表层海水等温线图进行比较。他们发现:上述现象严重的地区总是与他们称之为热点的地区相关。在那里,海水温度有高于平均水平的异常现象。


w)      
他们称:珊瑚礁是一种极易受全球增温影响的生态系统。


x)        
如果全球温度继续上升,那么,除生长在最热环境中的生态系统以外,几乎所有的生态系统都将被来自纬度更低地区的物种取代。那些已适应暖热环境的生物不会迁徙,但如果它们的后代想要存活的话,这些物种必须与变化了的环境相适应,而这一适应过程也要比物种迁徙慢得多。


y)        
另一种敏感现象是地表不稳综合症。除了温室效应之外的一些自然的或人为的作用过程会改变某些环境,使其变得易于受增温的影响。同时,全球增温又会与这些作用共同发威。这可从海平面上升的两个例子中看到。第一个例子是关于人口稠密、精耕细作的埃及尼罗河三角洲的。其靠海地区水土流失及盐碱化问题十分严重。原因在于:受自然条件作用,三角洲在缓慢下沉;阿斯旺大坝减少了河口地区的泥沙淤积。一旦海平面上升速度加快,这一问题将加剧。第二个例子是关于许多国家的沿海超大城市或集合城市的。许多大城市,如东京、孟买、威尼斯,正面临着洪水的威胁。这一方面是因为其地势低洼;另一方面,则是其过度开采地下水造成地面沉降的后果。与第一个例子一样,一旦海平面上升速度加快,这些地区将面临灭顶之灾。


z)        
尽管形势严峻,仍有人怀疑日益加剧的温室效应对生态环境来说是否真是有百弊而无一利。比如,有人认为大气层中CO,日益增多对植被和庄稼而言是一个福音。舍伍德艾德索多次指出:


aa)    
CO2是植被通过光合作用生成有机物的主要原料,因此空气中CO2的增多可使植物更好地生长。此外,植物体内的水分正是通过其叶子上的气孔散失到空气中去的。故而,CO,的增多还可以使气孔关闭,从而促进植物生长。同时,他还强调:在荒漠边缘艰难生活的植物将从中受益匪浅。


bb)    
IPCC还提出了一份报告,分析了气候对人类活动产生的影响。


cc)     
对农业来说,气候变化将通过大气温度、水量平衡、空气组成的变化对其产生直接影响。此外,通过病虫害发生的地区、频率、


dd)    
程度,疾疫的传播,火灾的发生,杂草的生长,土壤的性质等方面的变化,它还能对其产生间接影响。各种分析报告指出,相对中纬地区而言,低纬地区要承受更多的负面影响。其原因在于:这些地区有较多吃农业饭的、贫穷的发展中国家。


ee)    
与农业相比,其他领域,如工业、能源业、交通业,对气候变化的敏感程度要小一些。但极端、多变的气候会给保险业带来巨大的损失,因为公司难以及时、恰当地调整其保险费。举例来说,如果飓风变得更猛烈、更频繁、更广泛,它牵连的东西可能更多,造成的损失可能更大。1992年席卷佛罗里达的安德鲁飓风使保险赔偿额高达165亿美元之巨。


ff)       
人体的健康也是气候变化可产生影响的一个方面。直接影响包括和心脏有关的疾病尤其是心肺疾病;间接影响包括传染上疟疾等传病媒介传染的疾病的可能性会增加。鉴于目前有45%的世界人口住在有蚊子传播疟疾的气候带,专家们预测至21世纪后半期这一比例会上升至60%







 




0 0 vote
Article Rating